究竟香港有多少基督徒?

香港究竟有多少基督徒?我們可能聽說過一些數字,是5%或10%?這好像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但當我們較認真看看數據和統計數字,便發覺這個問題實在比想像中複雜得多,也不可以用一兩個簡單的數字回答。

為甚麼我們需要知道基督徒人口的數字?我們不單要知道基督徒人口,更應了解香港人口的整體宗教信仰狀況,讓我們明白如何更有力服侍這城市。本文集合了不同來源的數據,當中不少數據都指基督徒和天主教徒佔香港人口24-31%,而統計數字指基督教教會的崇拜人數約佔人口4.6%。數據的差異,指出一些藉得探究的問題,更說明我們需要更多研究,以了解香港的現況。由於現時缺乏整體宗教狀況較可靠的數據,因此本文踏出第一步,整理現存數據,以便讓教會及機構制定針對性的策略,一同服侍這個城市。

來自政府及基督教機構的數據

現時本港人口的最新統計數字約744萬人1。香港新聞處每年出版之《香港年報》2,3在2016年估算香港約有884,000人信奉基督(以2016年人口約733萬人計,約佔12%),包括約500,000名基督徒(約6.8%)及約384,000名已受洗天主教教友(約5.2%),當中包括 166,000 菲律賓人。


香港人口宗教分佈
資料取自: 香港年報2016及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資料便覽《香港的宗教設施》

政府在其他針對特定組別的研究,也有問及受訪者的宗教信仰例如2010年委託香港大學做的住戶調查4成功抽樣訪問了1,054名15至24歲的青少年,當中79.2%受訪青少年表示沒有宗教信仰,而有信仰的受訪者16.7%為基督徒,2%為天主教徒。此外,美國的Pew Research Centre5亦根據台大東亞民主研究中心資料估算香港約有14.3%的基督徒及天主教徒。

根據香港教會更新運動在2014年的香港基督教教會普查6,香港有1,287間中文教會及60間以英語為主的教會。每週全港基督教教會崇拜出席人數約共333,453人。同樣以2014年香港總人口約724萬人計,參與基督教教會崇拜的基督徒約佔香港人口4.6%。而天主教就暫時沒有整合每週參與彌撒人數。

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資料,人口普查並沒有問及受訪人的宗教信仰。參考外國的統計例子,不少政府的人口普查會把宗教納入調查項目,而提問方法亦各有不同。例如美國人口普查7便會以住戶電話訪問國民認為自己屬於甚麼宗教群體,而基督徒被訪者大多以基督徒以及其宗派作回答。而英國的人口普查8則向被訪者提供7種選項作答:沒有宗教、基督教、佛教、印度教、猶太教、回教、錫克教。

來自香港的學術研究文章的數據 

由於香港暫時缺乏從人口普查得來較可靠的數據,而上述的一些數據亦有不少的差異。本中心在月初搜集了過千份由2006年至2018年出版的香港學術研究文章,抽取當中47份作統合分析(meta-analysis)。這47份學術文章包含有關健康、生活習慣等不同的研究題目,而全部都有問及和報道該研究參加者的宗教信仰背景。其中24份有較仔細的參加者宗教背景資料,其餘的只報告了研究參加者是否有宗教信仰。我們利用數據作出以下分析:

宗教組別

95%的信賴區間
(confidence interval)

基督徒及天主教徒 (合計)

24.1% 至 31.0%

基督徒 (不包括天主教徒)

20.4% 至 29.3%

佛教或其他宗教

10.7% 至16.3%

沒有宗教

54.4% 至 64.6%

                                                                                      *承蒙許志超博士協助及指導數據分析

分析以上數據時,我們必須留意這些數據可能只反映研究參與者常見的宗教背景,並不完全等同香港整體人口的宗教狀況。我們亦有注意這些納入參考的文章所採用的抽樣方法,大多抽樣都沒有特別與宗教團體有聯繫,而沒有宗教信仰的參與者仍佔大多數,所以認為可納入作參考。此外,相信某個宗教的人士會否較願意參與上述的研究,都會使該宗教的人數比例被高估。另外這些研究不少探用了特定組別作抽樣,例如中學生、大學生、不同疾病背景的成人,以及普通成年市民等,都可能為數據帶來不同差異。更藉得留意的是以上數據顯示約有20%以上是基督徒,相比上述基督教教會崇拜人數約為人口4.6%有很大分別。這可能是因為除了在教會中聚會的基督徒人口,可能也有不少沒有在教會內聚會的信徒。這群信徒的信仰狀態和經歷亦很藉得深入研究和探討。

結語與展望

縱然現時我們未能掌握基督徒人口數字以及其走勢,盼望政府人口普查或調查機構會考慮將宗教納入調查項目,以較可靠的抽樣方法來了解這個城市整體的信仰狀況,更可以深入了解可能多達20-30%的基督徒靈性狀況和經歷。基督教人口能為城市帶來轉化,基督教機構亦是為城市帶來祝福的重要管子。除了上述有關基督徒人口的研究調查,本中心亦打算研究基督教機構在香港的分佈、性質以及所祝福的群體。根據初步調查,在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的465間會員機構當中(名單在2018年7月下載),約127間為基督教機構(佔27.3%)。我們將繼續運用政府慈善機構資料作更多分析,並會整合以社區為本的數據作對比,一同為這城市把脈,讓福音能祝福轉化這城市各階層的人。

资深港星夏萍离世 终年81岁

据香港媒体《东网》报导,谊子林家栋证实夏萍死讯,他接受电话访问时,指夏萍安祥离世,“这半年她身体转差,跌倒过几次,又中风、糖尿病。她希望我陪她走最后一程,幸好医生用了好多方法延续她的寿命,我赶得及回香港。现在心情当然很难过,但她这半年都好辛苦,要服用药物保命。”他又透露夏萍有子女及孙儿,自己会协助他们处理丧礼事宜。

夏萍原名卢少萍,入行逾60年,80年代加入电视圈,较多演母亲及祖母角色,于2005年获无线颁发“万千光辉演艺大奖”,是圈中着名老戏骨。夏萍与首任丈夫曾育有一对子女,但甚少联络,近年因健康问题淡出幕前。夏萍为独居老人,2015年时于家中跌伤,过十小时才有人发现送院,其后因行动不便搬往老人院。

华尔街日报:中国成长褪色 人均GDP难追台湾

华尔街日报分析,中国经济受贸易战冲击之际,国家导向发展模式燃料逐渐耗尽,使中国人均GDP难以追上台湾等东亚国家。中国经济如不改变方向,恐永远无法跻身富裕国家之列。

中国虽是全球第2大经济体,但改革开放40年来,人均国内生产毛额(GDP)成长却比台湾、南韩与日本发展同阶段逊色。根据国际货币基金(IMF)4月公布的数据,依购买力平价(PPP)计算,台湾人均GDP为5万5244美元,远高于中国的1万9519美元。

华尔街日报首席经济评论员叶伟平撰文指出,所谓「中国模式」存有缺陷,国营事业扭曲投资并压抑生产力,长远而言,中国人均GDP恐无法复制台湾、南韩与日本昔日成长曲线。

根据中国官方数据,今年第2季,中国GDP年增率降至27年来最低的6.2%。文章指出,就中等收入国家来说,如此经济成长率还不错,也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名列前茅,但换个角度来看,中国经济表现并不亮眼。

首先,官方数据可能美化经济现况。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胡颖尧共同主持的研究指出,中国人均所得可能比官方数据低1/4;芝加哥大学教授谢长泰等学者认为,从税收等数据推算,中国2010年至2016年经济成长率比官方数据低1.8个百分点。

其次,台湾、南韩与日本对外开放,经济腾飞数十年,直到日本于1970年代初、台湾与南韩于1980年代与1990年代初达到中等收入国家地位,经济成长才慢下来。与前述3国相比,中国力有未逮。

理论上,美国等富裕国家持续推动科技发展,应有助中国维持高速经济成长,追上其他国家发展成就。实际上,中国经济成长趋缓比其他国家来得更早。

回顾过去,台湾人均所得达到与中国现今类似水准后,接下来10年成长7.5%,南韩与日本分别成长6.3%、4.7%。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教授白若文(Loren Brandt)预期,在当前政治环境下,中国很难维持4%以上成长率。

文章指出,中国适龄工作人口已停止成长,从农村到城镇的劳动人口转移也大致完成。由于经济规模庞大,中国无法再像小型国家那样仰赖出口,经济虽逐渐对民营、贸易、外资和市场力量开放,但政府始终不愿放弃社会主义,反而加强控制电信等具战略性质的产业。

因此,中国今日发展轨迹与台湾、南韩与日本当年差异甚大,除了国家主导的投资太偏重基础建设与住宅,中国债务占GDP比例也是前述东亚国家发展同阶段的2倍至4倍。

如果民营企业成长够快,应可降低效率不彰的国营事业重要性,但中国民营企业近年遭遇重重阻碍,国有银行偏好贷款给国营企业,导致民营企业转向欠缺监管的影子银行借款。美中贸易摩擦使民营企业深受其害之馀,中国民族主义分子反而更拥护以国家为中心的发展模式。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等改革派仍主张扩大民营企业发挥的作用,但北京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专家白安儒(Andrew Batson)表示,美中贸易对抗可能使郭树清这类人士更难将中国体制推往不同方向。

福建帮囤重兵 示威者却步

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持续,有市民发起的港岛东游行遭警方反对后,昨改在维园集会,大会估计约有三万人参加。一直被视为高危的福建帮重地北角,昨有逾千「红衣」福建帮在区内酒楼聚餐戒备,疑示威者闻风不敢入区,反而聚集的市民愈来愈多,其间与「红衣人」发生多次冲突,防暴队加入调解,有多人受伤及被捕;入夜后,示威者在港铁鲗鱼涌站搞事,又拟在太古站出口堵路,被赶至防暴警冲入制服,多人被捕;另外,有示威者在湾仔警总附近堵路及掷汽油弹,而一批穿黑衣的便衣警,晚上在铜锣湾混入示威者群,并拘捕多名滋事者。

北角英皇道一带,昨只有少数商铺落闸,其他商铺大多营业,包括一家酒楼,中午过后有逾千名福建同乡聚餐,他们身穿同一款红衣或衣袖贴上国旗贴纸,又在酒楼门外及对开交通路牌悬挂国旗,警员不时巡查,其间前立法会议员刘小丽乘车经过,被中年汉包围拍打车身,司机下车理论,终由警员劝喻离开,气氛外弛内张,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铜锣湾维园集会昨午约二时举行,其间有约二百人走出维园,商讨是否直闯北角,但因风闻「福建帮」囤驻重兵,决定改往崇光百货对开轩尼诗道聚集,逼使驶经车辆掉头离开,示威者分别在轩尼诗道及分域街十字路口、湾仔警总对开骆克道设置路障,以雷射枪射向警方防线,更投掷汽油弹纵火,防暴警至傍晚六时施放催泪弹,成功驱散示威者,入夜后仍在区内戒备。

另一边厢,福建帮聚集的酒楼于傍晚虽已落闸,但仍有不少穿红衣或其他色系上衣的人士出入,而在街上看热闹的市民愈夜愈多,当中不乏有穿黑衣的市民,并多次与身分不明的大汉发生争执及打斗,在场防暴警须多次介入调解,亦有记者因拍摄遭人阻止及袭击受伤,警方拘捕涉案人士助查。

消息称,多名勇武派的黑衣人,一度乘港铁前往北角站,但经商议及观察后,没有出闸便离开;至晚上十时许,示威者「转战」港铁鲗鱼涌站,一度开动消防喉及灭火筒射向站外戒备的防暴警,约二十分钟后自行乘港铁离开,准备经太古站出口到康山道堵路,当时一批防暴警及速龙小队赶至,见示威者步出,冲向人群采取拘捕行动,示威者沿扶手电梯折返站内逃走,情况混乱,警方当场拘捕多人,包括带走一名持英国旗的妇人;而西湾河深夜亦有市民包围警车,警方施放胡椒喷雾驱散。

另外,亦有示威者昨日曾到金紫荆广场「快闪」示威,在金紫荆的底座用黑色油漆喷上黑字及贴上标语后迅速离开,离开时未见有警员及时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