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届法国大学生找房“难上加难”

房源减少,加上遭遇婴儿潮一代,今秋大学生租房比往年更难。个人房补(APL)下调、房租涨价,住房是学生背负的重压。学生一般在Leboncoin网站、De Particulier à Particulier等网站,还有众多的房地产公司找房,但找到一处租金能够承受、条件尚好的房子谈何容易。

房租太贵、房源不足

据《新共和国报》(la nouvelle republique)报道,最新数据显示,法国学生房房租最贵的是巴黎,平均月租873欧元。巴黎以外最贵的是尼斯,平均月租590欧元;最便宜的是勒芒(Le Mans),平均340欧元。从学生房房租上涨的情况来看,今年波尔多的房租上涨了11.07%;巴黎上涨5.8%;全法平均上涨3.86%。

另据LocService.fr网站分析45452名租房学生材料得出的结论,57%的大学生喜欢单独租住单间公寓或一室一厅,21%的学士喜欢合租。

大学生联合会(UNEF)副主席埃里耶(Helno Eyriey)说:“住房问题是大学生的首要问题。找到房子意味着相对于父母的独立,但租到房子又意味着要交房租,这是学生的最主要开支。他必须租房,但问题是他能轻易租到房吗?不能,因为大城市里无论公房还是私房房源都都不多。另外还有房租价格过高的问题。”

地区大学与学业事务中心(Crous)下属的公寓房价格最适合学生,而且离大学较近。但是,在外省,这类学生公寓仅占学生住宿房的7%,在巴黎地区更是少到3%。十年前,法国国民议会的报告曾提出各省地区大学与学业事务中心下属的学生公寓房要占到所有学生住房的10%,但到目前为止根本是镜中花月,没能实现。奥朗德总统曾提出的新增4万套学生住房,但这个计划到他任期结束也没能实现。马克龙总统也曾提出新增6万套学生住房,到目前为止这个计划也没见什么声响。

房源少、房租贵,除此之外,个人房补(APL)还减少了。个人房补是唯一一种不考虑家庭状况、所有人都能享有的补助,但今年的计算模式要改变。

临开学找不到房

另一个也叫芦的女学生从巴黎搬到了图尔(Tours),觉得这里的学生太幸福了,房租负担不重。数字显示,一年间图尔的房租平均上升了0.3%,想在市中心租房的求租者则增加了20%。

芦从巴黎搬来,现在与人合租了一个68平米的公寓,位于市中心的自由广场(place de la Liberté),月租550欧元。她说:“我找房办法是朋友口耳相传,因为通过房地产公司的中介太贵了。”另外,她经常使用boncoin网站,查找上面符合自己要求的房屋出租广告。找房子实在不容易,她说没出一个新广告,一般会有40个人寄材料过去,房东只会选择其中的十来个人看房。看完房后,谁第一个决定签合同,谁就租下了这各房子。“房子出租得非常快”,因为找房的人太多,比如,“我们一块有4个朋友”。“图尔的房源还是挺多的,但房子还是租得非常快”。市中心的房子,如果价格适中,有两到三个人看过后就租出去了。

图尔学生房的平均房租是每月394欧元,位于法国学生房租最低的城市之列,比奥尔良和南特低,但比昂热、普瓦提埃和勒芒高。

图尔市中心房子的最受租客青睐,比如,Halles街区、Colbert街区、rue Bretonneau街、Prébendes街区、Jean-Jaurès街区,等等。另外,2 Lions街区因为接近好几个大学,所以这里的房子也特别受欢迎。

到9月初图尔的房子已经很难找,当然Grandmont地区大学与学业事务中心(Crous)下属的大学生公寓还有一些9平米的房子,房租是每月224欧元,但只有获得了奖学金的学生。

一无所获太正常

托马来自北方,今年进入南部图卢兹的记者学校 (EJT)。此前他在里尔一个人租了一间三十多平米的公寓,租金是每月640欧元,还包括税费。现在,他想和一个发小一起在图卢兹合租一个两室一厅、带家具的房子,租金大概在每月1000-1200欧元之间。为什么要带家具?托马回答说:“要从里尔把家具都搬过来是要花钱的!”

在图卢兹租一个像样的两室一厅房子只少要900欧元。托马选择一是可以和好朋友在一起,另外是处于经济的考虑,“父母给我交学费已经花了很多钱。”

为了找房子,托马提前到图卢兹待了4天,看了5处房子,但最后一无所获。他说:“图卢兹的房租比里尔和巴黎都便宜,但要租一个过得去的两室一厅的房子没有900欧元拿不下来。”这笔钱不少,因为他可以申请的个人住房补贴从170欧元下降到了50欧元。

意外收获亦存在

在巴黎,在市区找到房子的大学生是少数。巴黎的房租是全法之最,大学生联合会(UNEF)最新数据显示,学生房平均月租873欧元。而所谓的“经济型”房子是9平米带一个用出访壁柜改造的措施的单间公寓(studio),或不带电梯的、在10层楼上的佣人房。

即使这样,有时候还是能租到不错的房子。女学生芦(Lou)在 Leboncoin网站上发了一个广告,说因为在巴黎上学要找一个间房,并且有人做担保。“结果我收到3个回话,最后选择了一个在巴黎14区、带夹层(mezzanine)的17平米的房子,每月租金650欧元。另外,我还可以得到个人房补。”

但芦说,自己签租房合同的时候,房子还在装修,到底最后怎样还不得而知。

新思路 新办法

大学生想节省开支,同时能获得更多的人生经验?Domitys房地产公司推出了新的大学生住房服务:大学生可免费住宿,但作为交换必须每月与楼里的老年邻居共处39小时。在法国中部的布卢瓦(Blois),这个实验进行得不错。

“两代合住”(Ensemble 2 générations)协会在全法25个城市推出了类似的做法:为找房的学生和家里有一间空房的老人牵线搭桥。这个协会的主席卡塞(Odile Caisey)说:“因为看到老年人的孤独,看到大学生找房时遭遇的困难,我才想出了这个主意。我有三个孩子,我知道年轻人找房子的困难。”

“两代合住”有三种服务,其中一个的前提条件是:学生必须是18-28岁的年轻人,老人家里必须有一间空房,两人都愿意从9月到来年6月期间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

卡塞说:“2015-2016年秋季开学一推出这个项目,我们就结成了二十几个两代同住的对子。这对老人和年轻人都有好处。在普瓦提埃,人口老化,老年人非常孤独,与此同时,年轻大学生的人数也每年增加。另外因为经济原因,年轻人也愿意与人合租。所有,我们的服务给那里的老人和年轻人都提供了帮助。”

大学生联合会副主席埃里耶评论说,上述尝试非常好,应该给予鼓励,并且应该进一步发展。但是,他认为,这应该是一种补偿,而不应该成为标准式的学生住宿方式,学生还应该是独立的。

婴儿潮雪上加霜

在每年秋季开学,大学生找房都会遇到困难,今秋似乎尤为困难,这不光是因为房租上涨较大,据地产业人士透露,还跟本世纪初法国遇到了婴儿潮有关。另外,像爱彼迎(Airbnb)这样的短期租赁也分流了很多本来应该出租给学生的房子,可谓雪上加霜。

9月5日,法国房地产公司联合会(Fédération nationale de l’immobilier)主席多罗勇(Jean-Marc Torrollion)对France Info广播电台表示:“大学生人数出现较大的增长,21世纪初婴儿潮一代到了接受高等教育的年龄,而法国对此没有充分预见。”他认为,这是造成今年开学大学生找房更为困难的一个重要原因。多罗勇还说,另一个原因是,“一部分本来应该租给学生的房子分流到了爱彼迎上,面向游客。”

是不是某些房东因为担心学生交不起房租不愿租给学生?

多罗勇认为这不是目前学生找房难的主要原。另外,他说可能有少数房东有这种担心,但其实是不必要的,因为大学生通常都会按时交房租,很少发生不交房租的问题。不仅如此,现在有了像 Visale这样的担保机制,而且运作很好,还给外国学生担保;还有就是法国家长经常给自己的孩子担保。所以,担心学生不交房租是杞人忧天

为什么像Dijon和La Rochelle这样比较小的城市找房子也这么困难?

第一个原因也是赶上本世纪初的婴儿潮一代,这不是个小数字,这意味着一下子增加了8万到10万的大学生。多罗勇抱怨说,如何接待这些学生,如何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法国社会此前没有任何的预见和准备。

第二个原因是,退房的学生比找房的学生多。这是多罗勇作为业内人士的经验,大学生,包括小房子的租户都保留自己的房子,不会轻易推掉。

第三,有一部分本来租给学生的房子现在分流到了爱彼迎网站上,租给了短租游客。多罗勇觉得,“这是‘促进住房使用与更新城市规划法(Loi pour l’accès au logement et un urbanisme rénové ,简称Loi ALUR)的一个漏洞,该法规定在住房紧张地区,房客在退房前一个月要预先通知房东。因为只有一个月时间的提前期,你在没有找到新的住处前是不敢提前通知房东的;但此前的规定是提前3个月” 。提前时间长,房东就可以更早发布租房广告,市场上可见的待租房数量也就会增加很多。比如说,你要提前3个月通知退房,那么在每年6月份的时候,该退房的学生已经通知房东,市场上待租房陆续就发出了广告,6-7月份,一个学生来到这个城市,就能看到差不过所有可以空出来的房子的广告。但现在不是这样,空房只有在最后时刻才会打出广告。所以,多罗勇希望把退房通知的提前期增加到2个月,这样能增加不少房源。但他也说,在巴黎这不可能改变什么,但在外省可能会起到明显改善作用。

找房中的欺诈行为怎么处理?

大学生找房的时候常常遇到严重的问题,比如有欺诈行为,有的7平米佣人房根本不符合出租要求照样出租,更有甚者有人愿意把房租不高的房子租给学生,但提出性要求作为交换。

多罗勇说,学生应该到正式的房地产公司或房地产公司网站找房,房地产公司会对各种房源作出筛选,避免出现欺诈,甚至犯罪现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