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俄罗斯三姐妹联手杀父折射出的俄国社会分裂与争议

2018年7月的一天,居住在莫斯科的一家三姐妹合作,亲手杀死了正在熟睡中的父亲,57岁的米哈伊尔·卡查杜亚恩(Mikhail Khachaturyan)。

事发后,三姐妹对罪行供认不讳。目前,她们受到谋杀指控,正在等待审判。

但是,这三姐妹为什么要对睡眠中的亲生父亲下此毒手呢?这其中又有什么隐情呢?

目前,俄罗斯调查人员已经证实,死者生前常年对这三名少女进行身心摧残。

这一事件也成为俄国媒体和社会舆论热议与争论的焦点之一,同情和反对派都大有人在。

迄今为止,已经有超过30万人在一份请愿书上签名,要求释放这三姐妹。

事发过程

去年7月的一天,米哈伊尔把三姐妹克雷斯蒂娜(Krestina)、安吉丽娜(Angelina)和玛丽亚(Maria)分别单独召唤到他的房间。

他先是斥责她们没有把公寓打扫干净,然后还用胡椒喷雾剂喷她们的脸。

痛斥完毕,这位父亲开始睡觉。但他始料未及的是多年的虐待,终于被这一导火索所引爆。

这三个女儿联手,用刀、锤子和胡椒喷雾剂朝他的头部、脖颈以及胸部连砍再砸,将其杀死。

米哈伊尔的身上共有30多处刀伤。父亲死后,三名女儿打电话报了警,警察当场逮捕了她们。

调查人员发现,米哈伊尔生前长期对三名女儿实施家暴。他不仅对她们进行精神折磨和摧残,同时还对女儿有性侵行为,并把她们当家奴对待。

家庭暴力

集会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集会者要求释放三姐妹。

这一案件很快引起俄国社会舆论的热议和反响。人权活动人士为三姐妹辩护说,她们不是罪犯,而是受害者。因为她们被逼无奈,才采取这种绝望举动。

但问题,俄罗斯法律中没有保护家暴受害人这一说。

根据俄国2017年的一项新法,如果家暴犯罪人对家人施暴,但伤势较轻,不足以住院治疗的话。施暴者只面临罚款或是两周监禁处罚。

俄罗斯警方通常也只把家暴视为“家庭问题”,不予重视。因此,不提供任何帮助。

随着案件的展开,人们还得知,这三名姐妹的母亲过去也是米哈伊尔家暴的受害者。

多年前,她曾就此向警方求助过,但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警察对此采取过行动和措施。

就连米哈伊尔的左邻右舍也都是他的受害者,对他十分惧怕。

案发时,三姐妹的母亲已经不跟他们住在一起。米哈伊尔还禁止三个女儿与母亲有任何接触。

办案人员在经对这三姐妹的心理评估后认定,她们生活在一种独立无缘的环境中,并具有创伤后压力综合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的症状。

有预谋谋杀还是正当防卫

三姐妹的母亲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三姐妹的母亲也是家暴受害者。

尽管证据充分,但这三姐妹的案件评审工作却进展缓慢。虽然她们目前已经不再受到监禁,但她们受到许多限制:包括不能接受记者采访,甚至不能相互通话。

检控方坚持三姐妹是有预谋的谋杀,称她们协调行动。她们的动机是为了报复父亲。

如果被判有罪,她们将面临高达20年的监禁。

但是,为三姐妹辩护的律师说,三姐妹杀父实际上是一种自卫行为。

俄罗斯法律中确实有相关规定。自卫不只局限为面临即刻危险时,如果遭受“持续的犯罪伤害”,例如在被扣押成为人质时受尽折磨的状况下反抗也算自卫。

所以,三姐妹的辩护律师称,这三姐妹的情况正是如此,并呼呼释放她们。

调查已经证实,死者生前的确长期对女儿实施家暴和性侵行为。因此,辩护律师希望能够撤销此案件。

同时,人权活动人士和许多俄罗斯人希望能就此改变俄国的法律,为家暴受害人提供更多的帮助和支持。

虽然没有具体数据显示到底有多少俄罗斯女性是家暴受害者,但人权活动人士估计,家暴现象在俄国十分普遍,每四个家庭就有一家发生过家暴。

一些专家说,俄罗斯监狱中所关押的女性谋杀犯中,有高达80%的人是由于正当防卫杀死了施暴者。

反对声音

安吉丽娜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安吉丽娜出庭接受审讯

但不是所有人都对莫斯科三姐妹报以同情和支持态度。在一些比较保守的地区,一些俄国男性组成了一个叫“男性之国”的协会。他们在社交媒体上拥有15万成员。

该协会推崇“父权制”和“民族主义”两个主要价值观。他们组织了“把谋杀犯绳之以法”的宣传活动,并呼吁不要释放这三姐妹。

莫斯科三姐妹的故事还被改编为戏剧表演节目。

今年6月,女权主义者以及活动人士还在莫斯科组织了三天集会,目的就是能让公众对此放心地发表看法,并期望媒体不要忘记这一事件。

女权活动人士谢连科说,“家庭暴力是俄国家庭生活现实的一部分。我们可以对它置之不理,但它会影响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即使我们本人并不是亲身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