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货币政策巡礼之四\贸战夹缝中求生存 澳洲联储料量宽

 澳洲作为一个政治上相对中立的经济体,发展和增长的稳定性对其具有重大意义。即使目前全球经济增速不断下降,澳洲联储最新经济预期显示,澳洲2019年和2020年经济增长率预期为2.75%,这显示该国经济稳定依旧。但令市场不解的在于,澳联储今年以来已经连续三次降息,澳洲现金利率(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0.75%,创历史新低。澳元利率一直居发达国家利率高位,而目前则快速下调改变利率优势的态势,这不免引起澳洲内因与外因的思考。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首席分析师 汤 静

澳洲内在特性是经济发展的依讬与基础。澳洲是一个工业化国家,农牧业发达,自然资源丰富,盛产羊、牛、小麦和蔗糖,同时也是世界重要的矿产品生产和出口国。农牧业、采矿业为澳传统产业,制造业和高科技产业发展迅速,服务业已成为国民经济主导产业。70年代以来,澳洲实施一系列经济改革,大力发展对外贸易,经济保持较快增长。1991年至2008年,经济年均增长率为3.5%,在经合组织国家中名列前茅。近年随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降,澳矿业繁荣消退,公共财政压力上升,经济增长有所放缓。

  经济受中国影响大

不过,澳金融体系稳健,监管严格,宏观经济政策调整空间大,尤其在国际金融危机与动荡中,澳洲表现好于其他西方国家。因此,澳洲经济至今已经连续二十七年保持正增长。加之政治独立自主和中性态度使得澳洲经济可持续,以及对外开放稳健而务实,这是澳洲的经验,也是应对国际环境必要的对应,特别值得借鉴。但去年至今由于全球贸易局势的恶化,加之贸易与经济形势的退化,澳洲经济稳健和利好明显受到重创,截至6月30日的澳洲经济仅增长1.4%,这是一个低于预期的结果。预计2020年这一数据将略低于2%,2021年将略高于2%。澳洲经济历史与现实的落差是刺激澳联储选择以保经济为主的利率取向。

澳联储之所以采取相对超乎常态的货币政策对应,其受制国际经贸关系的影响是关键,尤其是中美贸易的连接对澳洲的稳定是重要诱因。长期以来牵引澳洲经济向前的三驾马车分别为资源出口、投资移民、留学产业化。而这三大产业几乎每一项都有中国背后支撑,尤其是矿产资源出口更是被中国包揽大头。因此,在中国经济放缓之际,澳洲存在长期发展动力放缓的风险。

9月30日消息,澳工业部发布2019年资源和能源最新季报显示,澳洲本财年的资源出口额可达到2820亿澳元,较2017至2018财年多546亿澳元,其中铁矿石贡献了一半的增长;预测2019至2020财年铁矿石出口将达到创纪录的815亿澳元。同时澳洲液化天然气(LNG)今年的出口额有望达到创纪录的521亿澳元。在2017至2018年度,LNG出口价值309亿澳元,若预测成真,澳洲天然气出口将翻倍。

由于对华贸易势头良好,澳洲2019年二季度出现1975年以来首次经常帐户顺差。如此依赖中国经贸的澳洲,2019年二季度澳洲GDP录得1.95万亿澳元,人均GDP约为7700澳元。但其GDP增长几乎都来自出口,国内消费者的支出却持续低迷。为了刺激消费,今年6月澳联储启动了近三年的首次降息,并连续降息超乎预料,目前利率下调至0.75%为历史低点。然而,澳洲消费者支出依旧没有完全复苏,市场预计澳联储11月前将澳洲现金利率再下调25个基点已成定局。

  利率水平维持下行

随着国际经贸复杂化,全球风险向下倾斜。由于不确定性增加,企业缩减支出计划,贸易和技术争端正在影响国际贸易流量和投资。尤其是多数发达经济体中失业率较低,工资增长上升,但通胀保持在低位,进而全球利率处于非常低的水平,各国央行对全球经济的持续下行风险和温和的通胀做出了回应,所以市场普遍预期全球各大央行将实施放松政策。

目前澳洲在内的许多国家长期政府债券收益率都在创纪录的低点附近徘徊,企业和家庭的借款利率也处于历史低位,澳元目前也处于近期的最低水平。低利率水平、最新一轮减税、持续的基础设施支出、一些成熟房地产市场企稳的迹象,以及资源行业更加光明的前景都将为经济增长提供支持。澳洲国内的主要不确定性仍然是消费前景,家庭可支配收入仅持续温和增长,继续拖累着消费者支出。澳通胀低迷预示消费不景气,这种情况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就通胀而言,澳联储今年决定进一步降低利率,以支持就业和收入增长,并使公众更加相信通胀将与中期目标一致。澳洲的经济仍有闲置产能,较低的利率将有助于在这方面取得进展。

澳联储还考虑了导致全球利率下降趋势的因素,以及这一趋势对澳洲通胀的影响。合理预期之下,澳洲将需要一段长时间的低利率,以实现充分就业和通胀目标。澳联储将继续监测事态发展,包括劳动力市场的发展,并准备在必要时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以支持经济的可持续增长、充分就业和通胀目标。因此,澳联储降息举措还是基于澳洲经济需求为主,为了支撑经济,未来澳联储可能需要更多的财政或货币刺激措施。较低的利率和减税可能会支持国内消费,而房地产市场的反弹将支持住房建设,但是澳联储仍对全球增长的前景感到担忧。澳联储行长洛威最近评论称,全球下行风险已导致全球货币政策前景的显著转变。

鉴于全球经济背景和低通胀前景,澳洲央行可能会继续保持其宽松倾向。一些经济学家警告,随着澳洲加大宽松倾向的力度,澳联储可能会在十二个月内启动QE(量化宽松),但在非常规货币政策方面,澳联储仍然悬而未决。《澳洲金融评论》的二季度调查显示,到2020年6月澳洲现金利率将降至0.5%。经济学家表示,如果低于0.5%的利率水平,在现金利率接近零的情况下,澳联储启动量宽的理由将会更充分。

笔者预计,澳洲将需要一段长时间的低利率,以实现充分就业和通胀目标。未来澳联储将继续监测经济发展情况,包括劳动力市场的发展,并准备在必要时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以支持经济的可持续增长、充分就业和通胀目标。笔者预计年内美联储还有降息空间与可能,澳元基准利率或将降至更低水平,但澳洲经济将面临内外夹击,风险关注是利率举措的重要参数与指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